当前位置:龙岩包装厂健身中国足球走向末日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
中国足球走向末日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
2022-08-02

南勇被免职了,在司法机关带走南勇之后,足协先是全体沉默,然后总局很大手笔的免除了南勇的职务,取代他的是原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韦迪。令人高兴的是冤有头债有主,中国足球这些年来的种种不堪和黑暗总算有个重要的角色出来认罪,而令人不安的是,这一次,换上来的足协新掌门,和他的几位前任一样,都不是搞足球出身的“外行”,对于整天喊着“职业化”的中国足球,这似乎仍旧不是一次治本的决策。

中国足球的发展和很多事物的发展都走着相同的道路,最开始靠着激情与热爱,有一大批热爱足球肯为足球牺牲的人们,逐渐的在利益面前,理想分崩离析,所有人都一心向“钱”,足球成为一种捞钱的职业,然后就出现对这个市场进行瓜分的黑幕交易也就是赌球的操盘,最后足球本身的意义被大多数人忘掉,足球市场的基础开始瓦解,球迷不再信任球队不再愿意看球,剩下的只有足球圈内部的自娱自乐,偶尔开盘偶尔集训偶尔自残。

如果分开来看,中国足球在任何方面都存在着可笑之处。首先是足协本身的官僚性质,根据足协本身的章程,足协主席以及相关委员应该有每四年一次的足代会来选举,而现实是本次因扫赌被推迟的足代会仅仅是第三届,第二届是02年召开的,第一届是1979年召开的。而且对于足协的职务来看,未必所有人都不知道,但相信很多人之前都不知道,阎世铎、谢亚龙、南勇的职务都是足协副主席,中国足协从未通过足代会进行选举让足协的合法性多少受到了质疑,这一情况也因为近日扫赌的扩大而被国际足联注意到,并且很有可能面临全球禁赛的制裁。这种情况的出现,让人觉得好笑又无奈。

其次是中国足球在这些年来发展过程中的丑闻,如果说足协在领导上有着监管不力的过失,那些足球圈内的丑闻则完全是一个时代的悲哀,在经历了01年世界杯出线的那波小高潮之后,中国足球逐渐开始变味,先前的球迷还在愤怒的辱骂球员状态技术和战术,而之后的球迷只能被动的看着一场场的假球黑哨,球员打架吸毒嫖娼甚至杀人的新闻成为了足球新闻的主要内容。到了09年,只是根据我个人的观察来看,几乎没有几个球迷还在关注比分,在电视机前看球的人是无聊,去赛场看球的人只不过找个机会跟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宣泄情绪,足球的位置摆的很远,不然你看那些赛后烧车的游行的两省球迷群殴的场内打标语地域歧视的,他们有谁还在理会比赛。足球是应该作为一种娱乐化的产业来发展,可惜的是被生生催成与网络恶搞一般性质。

再次是所谓足坛扫赌,当然我说的不是本次扫赌,本次扫赌在中央高层的关注下进展极为顺利,顺利的让很多铁杆球迷感慨本次扫赌来的太晚了。上一次由足协自己展开的行业内清扫计划,很可笑的成为再现一幕自己查自己的笑话,最后牺牲了一个龚建平,换来了舆论压力的暂缓。中国足球成为了足协的自留地,自己制定规则改变规则,封闭的玩着类似于足球经理之类的游戏。即便有记者或者球迷看出来足球不能再在官僚体制和封闭环境内发展,足协也无动于衷,每次足协的分管副主席出来,总会有球迷痛心疾首说又是外行管内行,结果往往证明球迷都是对的。比如04年阎世铎搞取消升降级,本来不稳定的国内足球环境被搞跨了,球队在没有升降级压力下很难发展,而当时提出的不能由市场决定足球的方针,现在看来是如此可笑,环顾全球,还有哪个体育职业联盟是脱离市场存在的?当然这种政策性的东西我也不方便多说,后来升降级又重新安排进了联赛制度。再比如谢亚龙,我不必多举事例,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搜一下谢亚龙关于足球发展的语录,很值得一读。

最后,回到当下,我们来思考一下中国足球究竟还有没有救?在南勇免职韦迪继任的新闻留言中,网友最支持的是还足球本色,足球需要市场,需要转变成消费型服务产业,像高尔夫球一样放还给市场,加强青少年足球的培训,并且让市场解决青少年球员的出路,等比赛踢的好看又干净时,球迷自然愿意回去看球。当然这个只是我不成熟的看法,希望读者朋友们留言提出自己看法。

(责任编辑:zxwq)